首頁 / 國際時報 / 澳洲 / 正文

澳大利亞媒體在報道新冠肺炎大流行方面盡了最大努力——至少在頭幾個月是這樣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21-07-31 14:02  瀏覽次數:94 來源:人人知識網    

每個人都知道2020年是奇怪的一年。但新聞報道是否也不典型,還是一如既往?

為了找到答案,堪培拉大學的研究人員與媒體監測公司Streem合作,以了解澳大利亞新聞媒體在2020年期間如何報道COVID-19。

我們共同確定并分析了2020年1月至11月期間網絡、電視、廣播和印刷媒體上250多萬條關于COVID-19的不同新聞內容。

我們將這些項目編入不同的主題領域——例如,就業、佩戴口罩或疫苗——確定了37個不同的主題。然后我們將結果分類:衛生、經濟、封鎖、公共交通等等。

最后,我們將這些類別分為與大流行病有關的四個大主題。有側重于提供信息的故事,關于大流行病的影響,關于人們的經歷,最后是側重于政治和社會沖突的故事。這些結果顯示了媒體在非凡的一年里的表現。

我們的主要發現可能會讓那些認為聳人聽聞和不負責任的新聞通常主導媒體報道的人感到驚訝。

2020年期間,與COVID-19相關的最主要主題是信息。這包括有關保持社會距離、追蹤感染傳播、病例數和就業數字的報道。

相比之下,有關沖突的報道報道得最少。只有大約四分之一的新聞報道涉及這個主題。

雖然這可能看起來令人驚訝,但2020年與2021年非常不同。澳大利亞對這場危機的最初反應體現在政治共識、國家內閣的組建,以及人們普遍認為需要認真對待科學專家。

在大流行的第一階段,新聞節目往往側重于告知公民。在此過程中,媒體扮演了一個“公民”和“忠誠的推動者”的角色,鼓勵人們參與到維護澳大利亞安全的共同努力中來。

隨著2020年的過去,聯邦和州當局之間的政治共識開始出現裂痕。

雖然聯邦當局試圖逐漸放松限制,但大多數州拒絕在州邊界等問題上讓步。相反,他們看到了為他們的州采取“消除策略”的更大好處。

隨著政治的重新出現,更多的批評性報道也出現了。其中包括維多利亞的酒店檢疫失敗、墨爾本高層建筑的封鎖以及老年人護理設施的保護失敗。

隨著政治共識的逐漸瓦解,在今年的最后幾個月,媒體共識也出現了類似的瓦解。

雖然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保持社會距離”成為一個話題,但在2020年下半年,這一話題急劇下降。然后,更多以“國家邊界”為中心的沖突故事。很明顯,“指責”出現了。

以前的研究告訴我們,如果政治精英處于沖突之中,媒體通常會復制和放大沖突。但在澳大利亞報道的最初幾個月,情況并非如此。這與其他國家的媒體形成了鮮明對比,特別是在圍繞COVID-19的政治分歧更大的國家(最明顯的是美國)。

澳大利亞媒體對信息的關注也促使醫務人員成為新聞報道的主要來源。記者們通常只是簡單地傳達這些人物的信息和建議。

值得注意的是,州政治領導人有時得到的報道比聯邦領導人多得多。他們的突出地位與澳大利亞研究所的建議一致,即COVID-19危機已導致澳大利亞政治的國家復興。

2020年最著名的例子是維多利亞總理丹·安德魯斯,在維多利亞“第二波”封鎖期間,他連續舉行了120次新聞發布會。7月至10月期間,安德魯斯的報道遠遠超過了斯科特·莫里森總理的報道。

同樣,當時任英聯邦首席醫療官布蘭登·墨菲(Brendan Murphy)在第一次浪潮中成為媒體熟悉的人物時,他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同行布雷特·薩頓(Brett Sutton)成為澳大利亞被引用最多的健康來源。

除了這些統計數據,我們的報告還研究了2019冠狀病毒病在這一年中是如何發展的。我們跟蹤了覆蓋范圍在逐步走向自己的“covid - 19正?!敝叭绾螒獙ψ畛醯囊咔?。

總的來說,我們的研究表明,與我們在海外媒體上觀察到的情況相比,澳大利亞在2020年的報道有助于更溫和、更負責任的應對疫情。

然而,到2020年11月,有兩個趨勢值得注意。首先,我們看到疫苗推出的報道激增,這一話題自此成為新聞討論的主要焦點。

其次,我們看到了從2020年初的熱心公益、共識政治的倒退,回歸到一個更加分裂和黨派化的新聞環境——或者我們所說的“一如既往的政治”。

聲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戶注冊后自行發布,本站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做刪除處理。
違法不良信息舉報郵箱:2697381891@qq.com
瓊ICP備2021009073號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国产天堂无码久久综合,无码精品视频在线观看免费,亚洲av无码专区首页,18禁成年AV网站免费看